首页 新闻 头条 时政 浙江 市县 财经 民生 国内 国际 旅游 美食 教育 健康 汽车 综合 移动出行

因吃辣而有惊无险

美食2021/9/14 18:02:03
0

浙江常山是中国鲜辣文化的发祥地。辣椒,在明朝后期传入中国,直至清朝中后期中国人才开始普遍吃辣,常山人在辣椒种食方面堪称先行先试者之一。本报特此开设专栏讲述常山人的鲜辣故事。

常山人自古能吃辣,曾有俗语:“男人不怕吃辣,怕辣不算男人”的说法,历来,在常山人宴席上,男人曾以能吃辣而自豪。

辣椒的品种很多,一般有:灯笼椒、朝天椒、簇生椒,青椒、魔鬼椒等,以魔鬼椒最辣,朝天椒次之。我小时候曾看到几个男人比赛吃辣椒,是那种红彤彤的朝天椒,他们各吃了10多个,尽管辣得面红耳赤,喉咙冒烟,满头是汗,但仍大呼过瘾、过瘾。

在常山,吃辣的故事很多,其中一个因为能吃辣而救了命的故事,至今已流传了一个多世纪。

清咸丰八年(1858),一帮长毛(太平天国部队中部分散兵游勇集聚在一起侵害百姓,因他们披着长发,故称长毛)驻扎在水南,这些长毛生性强悍,为人野蛮,动辄杀人,目无王法。一天,一长毛小头目到一王姓农民家,凶狠地说:“今天在你家吃饭,鸡肉烧来,鸡蛋炒来,老酒打来。王姓农民本想拒绝,但看那长毛凶残的眼神,高大的体型,手握耀眼的长矛,只好委屈地哈腰陪笑着,然后吩咐妻子快快做饭。王妻是当地有名的厨师,常有乡邻们红白喜事请她掌勺。她烧菜习惯放辣,而且比一般农家更辣。

一会菜肴上桌,长毛小头目一口酒下肚,随即夹一筷鸡蛋炒辣椒,辣椒进嘴尚未下咽,一下子辣得伸长舌头,怪叫连天。怪叫后立即向桌上重重一拍,拍得桌上碗碟跳起几寸高。然后他抽出腰边佩刀,将明晃晃的刀架在王妻的脖子上说:“你的良心太坏了,放了这么辣的辣椒,是想将我辣死吧。”王妻何时见过这种场面,早已吓得两腿像筛糠似的,战战兢兢地说:“老总,别冤枉我呀,我们这里人人都吃辣的,怎会有意辣你们呢?”

不一会儿,左邻右舍的乡亲们都纷纷过来帮王妻说情,尽力解释,说明原由,告诉长毛,我们常山历来吃辣蔚然成风,根本不存在有谋害的动机和行为。听了大家的解释,长毛将信将疑,忽然看到门前笸箩里的辣椒,他赶紧过去端起笸箩,然后给每人抓了一大把说:“你们将这些辣椒都吃掉,如果没事,我就相信你们说的话,若是有谁不敢吃,可别怪我不客气,我的刀有好几天没饮过血了。”

望着长毛闪着寒光的刀,乡亲们马上将辣椒往嘴里塞,大家吃得津津有味,似乎不是在吃辣椒,而是在吃又软又香的番薯干似的。不一会,大家各将10多个红里透紫的辣椒吃到肚里。见此情形,长毛不好发作,只好悻悻地说:“真是怪了,这么辣的辣椒你们怎么就不辣呢?”一老者说:“我们常山人最爱吃辣椒,越辣越好,也许是我们常山人耿直、诚实、善良的性格所致吧。”

后来,长毛们到江西那边仍常说起常山人不怕辣的事,长毛中一位管后勤的人竟然突发奇想,到江西那边挑选三个最会吃辣的人来常山比吃辣椒。

几天后,江西三位中年人来到了常山,在长毛的安排下,来一场江西人和常山人吃辣椒比赛。消息传出,周边百姓报名参赛者甚多,观看热闹的更是不计其数。他们要亲眼目睹这场有趣的比赛。可是没想到的是,恶毒的长毛竟然将赛场设在朱家渡河滩上,他们让参赛者站在高高的猪笼里面,比赛的规则是在半支香的时间里谁吃的辣椒最多为赢。更残忍的是赢的人要将输的人推到常山港里喂鱼。

比赛开始后,三个长毛坐在临时搭成的评判台上,边欣赏边喝茶,看他们那得意洋洋的神情,似乎将人命当儿戏。

半支香燃完后,江西参赛者吃了29个辣椒,常山参赛者吃了32个辣椒,都是那种辣味很浓的朝天椒。长毛对常山参赛人说:“赶紧将他推到河里去呀。”可我们的参赛者拒绝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,顾他扭头离去。长毛赶紧阻止,恼羞成怒地对赢者说:“若违背命令,休怪我们不客气。”他们正要发作,突然三人都瘫倒在地。大家一看,觉得势头不对,抓紧四处逃散了。

原来,水南高铺一风水先生预知长毛不会善甘罢休,早安排人在他们的茶水里放了蒙汗药。几个时辰后待长毛们醒来,河滩上除了徐徐的风儿和水里哗哗的水浪声,已不见一个人影。


来源:常山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