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头条 时政 浙江 市县 财经 民生 国内 国际 旅游 美食 教育 健康 房产 汽车 综合 体育

梁启超青年时代的振振声名和一个杭州人捆绑在一起

浙江2019/6/16 13:59:21
0

2019年5月,许知远推出了新书《青年变革者:梁启超(1873—1898)》(以下简称《青年变革者:梁启超》)。

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的时间中,许知远带着这本新书,在全国各大城市与读者分享他心目中的梁启超。

梁启超在13岁的时候来到广州,开始热烈拥抱新事物、新思想、新朋友……迈出了人生的重要一步。那么,梁启超是否也和杭州有过特别关系?

不久前,许知远也因梁启超来过杭州,在单向空间讲他与这座城市的因缘际会。

《青年变革者:梁启超》是“梁启超三部曲”的第一部,自1873年梁启超出生,写到1898戊戌政变的前夜,述及梁启超求学、进京赶考、师从康有为、结集同道、上书清帝、办刊《时务报》等人生历程。

读完《青年变革者:梁启超》,会发现梁启超青年时代振振声名其实和一个杭州人捆绑在一起,这个杭州人是汪康年。

梁启超与汪康年的聚合分散

占据书的大部分篇幅

这本书看上去和杭州没有多大关系——25岁之前的梁启超,足迹遍布广东、北京、上海、湖南。杭州,仅仅是他逗留片刻的地方,在许知远的笔下也不过是只言片语。但是梁启超与汪康年的聚合分散,是《青年变革者:梁启超》中一条暗暗隐埋的线索,占据了这本书大部分的篇幅。

汪康年于1860年1月25日生于杭州,因太平军战乱,他自出生便与家人流落四处以避战祸,5岁时,他随家人移居广州。直到1883年春天,24岁的汪康年才带着去世的父亲的灵柩,与家人一起回到杭州。

1890年初春,梁启超在北京参加庚寅年会试,他的老师石星巢介绍了同在北京参加会试的汪康年与他相识。

“梁启超没有描述过二人见面的情形,但他俩很快就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。”许知远在《青年变革者:梁启超》有这样描述。

为什么要写梁启超而不是别人?

这是《青年变革者:梁启超》出版后,许知远频频面对的疑问。

“我一毕业就进入新闻业,稍微想了解中国新闻史的传统,这里面最了不起就是梁启超。”许知远一遍又一遍地给出这个答案,选择写梁启超,也缘于他自己对现实的困惑。他要寻找一种力量支撑。

一百多年前,在上海四马路上的《时务报》担任主笔的梁启超,正是新闻史中最了不起的人物。而且,在梁启超前25年的人生中,正是这张报纸,阐释着他作为时代巨变的参与者、思想者、开创者、书写者的内心与外在。

而《时务报》另一个与梁启超同样重要的人物,就是汪康年。

上海四马路的两年

凝结了《时务报》的起落沉浮

1896年8月9日,汪康年、黄遵宪、梁启超、吴德潚、邹凌翰等人在上海创办《时务报》,汪康年任总理(总经理),梁启超任主笔——一个负责经营,一个负责文章撰写。报馆地址位于上海四马路。

1897年,《时务报》的发行量是12000份,海内外发行点202个,江苏以47个占据榜首,其次是浙江。而其订户,不但遍及全国,还遍布全球,纽约、柏林、伦敦等地的中国使领馆都有订户。

而此时,黄遵宪开始与汪康年起了冲突。黄遵宪希望报馆用更西方化的方式运营,所有者与经营者分离,杜绝裙带关系。许知远认为:“他或许受到了梁启超的影响,后者曾私下向黄抱怨汪氏兄弟把持报务。”

《时务报》的成功,让很多效仿者涌现。各地报刊如雨后春笋,各地报人也纷纷致信汪康年和梁启超。“要么求代销《时务报》,要么想借助《时务报》的销售网络,或者请梁启超撰写发刊词。”许知远写道:“这些序言、章程构成了梁启超写作中相当大的一部分,人人都想借助他的才华与名声。”

此时的梁启超,身心俱疲。也是此时,身在湖南的黄遵宪也发来召唤,请梁启超出任即将创办的时务学堂总教习。

梁启超一直对湖南深感兴趣,但汪康年当然不愿意放行。在某种程度上,梁启超是《时务报》的象征,没了梁启超的《时务报》还能有它原来的腔调?很难想象。

汪康年与梁启超的关系,慢慢积起怨恨与猜忌。

黄遵宪指责汪康年垄断报务,将报馆视为个人事业,但他的确是这个理念最初的塑造者;旁观者也说他过分喜欢社交生活,将太多精力与时间用于吃花酒,他却觉得这是联结网络,获取新闻的重要手段。他愤愤不平的或许是,尽管他出力甚多,外界却习惯将赞誉都给梁启超。而在黄遵宪制定的报酬等级中,主笔也优于总理。

而梁启超的厌倦在于,自己这个总主笔不像是创办人,而沦为一台供稿机器。

在各种邀约面前,他最终选择前往湖南。

十年时间计划完成三卷

许知远想写的是一个时代

1897年11月14日,梁启超、李维格一行抵达长沙。原本,临去长沙之前,梁启超许诺会按时为《时务报》寄去稿件,但长沙的事务比上海还要忙,虽仍有主笔之名,他却几乎再无为《时务报》撰写重要的稿件。

1898年戊戌七月初一,正是两年前《时务报》创刊的日子,汪康年创办的新报纸《昌言报》出版,其内容、版式、编辑团队延续了《时务报》。在汪康年书写的跋语中,提到《时务报》是他在张之洞的支持下创办,“先后延请梁卓如(梁启超,字卓如)、麦孺博、章枚叔、徐君勉、欧云樵诸君为主笔”,梁启超等人的贡献,化在一串简单的人名中。

而后,在两个阵营的争吵中,《时务报》画上了喧嚣的句号。

应该说,刨去其他身份,梁启超与汪康年都是优秀的报人,梁启超的一生,创办了17种报纸。而汪康年,生命中的最后16年都在报馆中度过的,1911年11月,汪康年积劳成疾,在报馆中去世。

从2015年动笔,许知远用三年时间写下了《青年变革者:梁启超》。“2022年正常的话会写到第二卷,大概2025年会看到三卷的结束。”他希望在书里看到一个史料的画卷,“我不仅写到梁启超,我想写作的是背后的时代,一个广州少年去北京上学,在北京赶考,在上海发现了西方的书,会馆之间怎样交流,然后皇城里面的孤独是什么……都是历史中非常真实的部分,所以我希望大家看到的是一个时代的画卷,这个画卷在第二卷会更加明显。”


来源:人民网

衢州有礼无线衢州.jpg


用户名
全部评论 我的牛评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