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头条 时政 浙江 市县 财经 民生 国内 国际 旅游 美食 教育 健康 汽车 综合 移动出行

衢城“枇杷一条街”的前世今生

美食2020/5/22 17:00:45
0

枇杷.jpg

正值枇杷收获季节,衢州市区太真路“枇杷一条街”又热闹了起来。

5月20日早晨7点不到,衢江区周家乡诚后村村民潘东富,载着满满一车枇杷来到太真路。“白枇杷、红枇杷、百年老树土枇杷,先尝后买……”从车上卸下枇杷后,将一筐筐枇杷一字排开,潘东富热情招呼着生意。

从七八岁开始,就跟着父亲推车进城卖枇杷,到如今自己开车卖枇杷,四十多年来,每年5月是潘东富最忙碌的日子,“枇杷一条街”也成了他最熟悉的“老朋友”。

钟楼附近的水果行

50出头的潘东富,家中有枇杷树1000多棵,其中有近100棵百年枇杷树,是诚后村数一数二的枇杷大户。

潘东富相告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他们大队里有个政策:可用工分换粮食或抵果树,一般多数农户都会选择前者,而他的祖父选择了后者。当时,不少人对于他的选择表示不理解,可他祖父却说:“粮食最多能存一两年,果树却能年年结果,代代相传。”

从那时起,每年5月潘东富的祖父和父亲,除了下地赚工分,还多了一份工作——进城卖枇杷。“深夜12点不到就出发了,爸爸拉着平板车,我在后面推。”潘东富第一次和父亲进城卖枇杷,大约在七八岁。

潘东富回忆,上世纪七十年代,不论路程远近,农民进城卖水果等农副产品几乎都是肩挑手推。同时销售渠道也很单一,都是由城里的国营水果行或农副产品行统一定价收购后,再分到各国营零售店售卖。“一担枇杷卖五六元钱,因果树是工分抵的,收入就归私人所有。”

“记忆中,水果行在市区钟楼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,三十多平方米,大门是活动的木板门。”潘东富眯着眼睛回忆,那时吃饱穿暖是不少家庭的头等大事,水果对于大部分家庭来说是“奢侈品”。在农村只有种不了庄稼的山地,才会用来种植枇杷等果树。

从西安路到石头坪

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潘东富成家立业,从家中分得了近70棵枇杷树,同时每年进城卖枇杷的任务自然落到了他的身上。

“那时,北门街和西安路十字路口有南、北两个农贸城,枇杷成熟的时候,我们会把枇杷运到农贸城批发。”和父亲推车进城卖枇杷的年代不同,那时农村已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多年,水果的销售不再是由国营水果行统一定价收购,而是随行就市。果农卖水果也不再靠肩挑手推,而是开通了专门的班车。班车一般是凌晨发车的,人站在车厢的过道里,枇杷一筐筐堆放在座位上。

潘东富回忆,凌晨2点左右果农将枇杷运到农贸城,3点左右小贩陆续骑着三轮车来批发,批发生意一直要延续到上午八九点钟,9点过后,果农会将未批发完的枇杷挑到市区大街小巷沿街叫卖。

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,农贸城从西安路搬迁至石头坪,枇杷市场也随之转移至石头坪农贸城。

水果自产自销指定点

潘东富清楚地记得,2008年因柑橘滞销,政府为了解决卖橘难题,太真路口竖起了一块“农村水果自产自销指定点”的牌子。

一开始,水果自产自销指定点主要以卖柑橘为主,之后开始卖枇杷、杨梅、桃子和西瓜等。“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里开始单卖枇杷,如今太真路成了衢城居民公认的‘枇杷一条街’。”潘东富说。

这些年,在儿子的帮助下,潘东富开始学习网上卖枇杷,“每天有十来单网上成交,不用见面一天快递就能寄往杭州、上海等大城市。”潘东富相告,他家前年仅卖枇杷一项收入就有7万多元,去年枇杷小年收入也有近5万元,估计今年枇杷收入将超7万元,“40多年,我亲眼见证了‘枇杷一条街’的变迁和发展,它也见证了我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。”


来源:衢州新闻网

衢州有礼 无线衢州.jpg